枪战

====//=====

五十年代,霹雳州北,从玲珑至宜力,这里建了六座新村,木屋茅屋都有,就是没有洋楼。八成的居民都是广西佬。

这般贫穷落后的村落,当年却是共党武装分子直接与政府军队交锋的前线。英军从玲珑至宜力沿路战略要点都设置哨岗,以检查来往车辆和物资人流。间中还发生了一两次共产党武装份子焚烧巴士和运输车等等事故。这一带军事行动频繁,时有拉大队装甲运兵车来往,以及部队长期进驻扎营。飞机也常常低空掠过,向可疑森林地区投炸弹;也有时投的不是炸弹,而是传单,或直接低空播音劝降。

飞机投放傳单是村童们最高興的时候。傳单还没落地,还在空中飄荡時就兴高采烈地去追趕,去撿了。有时聴到有飞机在空中飞过,就跑出屋外观看。若没有投放,就大声喊:飞机放傳单吧!其实傳单並非为村童而投,而是投放给森林中的馬共。其中一些是隨風飘扬而最后掉落在村内。

村子被倒钩钢丝网四面围绕,还在重要的制高点设上哨岗,有军警人员和自卫团晚上轮流守望,照明灯整晚全村沿边照射,村子猶如在電影片上看到的“集中營”。雖然“集中營”带给村民生活上的不方便,但它卻让散居在山地里的老乡们能集中在一起生活,免受马共武装份子日夜干扰诱惑,也可以说是有得有失了。

也许是出于政治上的亲民政策考虑,军方时常派由军人组成的苏格兰风笛乐团莅临新村演凑,以娱乐民众。要不然就是晚上在新村露天篮球场放映电影,都很受村民欢迎,也因此赢得村民的友谊。尤其是村童们,最爱看花花绿绿的苏格兰风笛乐团的民族服装,整整齐齐地排列在球场中央,来回操练吹奏苏格兰民歌和乐曲 。男人也穿裙?这令村童们兴奋,好奇不已。

当乐团开始吹凑风笛和西方乐器,在篮球场中来回演练,尤其是偶而还会得到一些糖果类的施舍,更令村童们高兴得不得了。村童们有时会在玲瓏通宜力路边玩耍,看到軍人卡車经过时,也会向他们揮挥手,看似在欢迎他们,其实真正的目的是希望车上的军人会抛下一些餅干糖果类的食物。对村童们来说这是难得的西洋美食。而往往村童们都会如愿以偿。

因为与军人接触多了,新村小孩子们对武器的知识多过他们对课本上的其他记载。这些小鬼,不但一眼就分辩得出枪的名堂种类,甚至各类枪炮的声音都可以模仿。

在戒严令下,全村都被铁刺钢丝网围着,战略要点处则还筑建了高约十二米的木柱碉堡型哨岗;碉堡底层用砖,第一层以上用木,锌片盖顶以避雨遮太阳,四条主柱中间留空。架上机枪,居高临下,可以监视全村。这样的碉堡型哨岗 ,新村共有四个。晚上由军警人员和自卫团团员安排守夜。

另外在村头村尾主要大路出口都有哨岗,有军人驻守,村民进出须受检查。食物就算是煮熟了的都不可带出村。在戒严令下,离村到郊外农地耕种,进出时间都受到严厉管控,早上七点离村,傍晚六点前则必须进村,迟归误时了可能会被拘押审问。村民如有外地亲戚到访,也必须向警方填表记录,回去了也要填表报消。外地粮食运载供应,则有军车护送;米油盐或其他干粮等采购,则按每户人口多少设限,以及存档记录。因此就有了所谓“米牌”这一名称。人死了就从名单上注销。村民报丧,往往只是说某某人割了米牌了,大家就心知肚明了。

政府除了广布线眼,侦查共党地下份子和同情支持者外,也组织了自卫团,提供军事训练,限定适龄男人都必须参与。当然,军方也乘机进行和加强思想训导,配合驻地军警人员与村民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,对安抚民心,抵消共党的渗透活动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马国独立后,对共产主义政策不变,政治部的功劳也非常大;不滥用权力,说服开导政治犯。也许,对克服共产主义的扩展这方面,英国佬在马来半岛的成功和美国佬在越南失败,其原因即在此。

有一段时期,军方在新村南郊,设置了一个炮兵营,向一英里外霹雳河东岸森林连番轰炸。因为军事行动多了,军队时常进村,都带着枪和其他武器。新村小孩子,不知愁滋味,一见军人入村,一定高高兴兴跟着军人转悠。当时的大兵哥们,有英国,澳大利亚,和纽西兰军人,也有印度的辜克(Gurkha)雇佣兵,也有华人马来人,印度人。军人都很友善,守纪律。

像另外两村一样, 村里的自卫团团员 ,必须定时接受军事训练。至于枪支的种类分配,主要是来自英国的枪支,另有散弹枪,来福枪则是队长军官们的优先选择。训练地点就在靠近村尾的一个山坡。自卫团团员,下午四时左右开始练枪法。教练讲解后,队伍一字排开,就开始射击练习。来福枪的后冲力相当强,团员须把枪柄紧靠肩膀,不可有空隙。可是就偏偏有团员不听话,不信,不敢把枪柄用力往后向肩膀紧压,让枪柄贴靠着肩膀。来福枪的枪柄底层是用钢片包裹的,如果枪柄与肩膀之间有空隙,后果是一开枪时,来福枪的后冲力度,迅猛劲烈,那来福枪的底部铁皮钢片向肩膀一撞,团员就遭殃了。一个个阿兵哥们都会按住肩膀大呼大喊,哀号连天。村童们则高兴得大跳,更不会放过机会,取笑这些老粗,以消一消平常受他们欺负的气。有些团员的伤肿,几天后尚未好呢!

自卫团团员分两类:年纪轻,健壯或訓練时表现优异的就会被颁发制服及英国枪;年纪較大或表现較差的就没有制服 ,也没有枪支,须要时则另外向警方领取,通常只会领到散弹枪而已,就是俗语说的“山猪枪”了。一次只能开一枪,开了之后,需要再安装子弹才能开第二枪。

新村的北邻,爱育加拉新村是两军兵戎相见,最为激烈的战斗地区。这里的武装冲突持续至七十年代后期,才缓和下来。期间发生了渗透进村的马共份子被发觉而被抓,也有一对兄妹在1978年在自己的烟地里,被不明人士杀害。直至1979年还发生了一位自卫团团员于霹雳河右岸胶园内死于马共手中。

同一段时期, 軍警及自卫隊與馬共的战斗在巴登古鲁新村也發生过。地点在村右旁的丘陵地带和村尾的橡膠園里,都同时拉起了枪战,约一小時後枪声才静了下来。数天后的一个下午,同一个膠園再次傳來枪声,激战数小时。过后英軍將三四具屍体從膠園裏抬出來。手脚是绑着的,像绑山豬一样,中间插了一支竹干子或小木棍作标志,有点得意洋洋的故意炫耀战绩,特地从村内走过。这些戰死的是馬共份子。如果是英軍戰友,他们就不会如此抬出來;他们会將陣亡的军人屍体以布护蓋,用担架抬出来,气氛也会比较庄严和带点悲情。 这时期内,整个地区军事行动频繁 ,到处氛围紧张,大有草木皆兵的概况。

最激烈,最精彩的围村战斗发生在我的老家,仕拉巴加新村,也叫大曲。 发生在1957 年。我两个哥哥,作为自卫队队员有帮忙守卫,我因为年纪关系,只是作观察员罢了。

======//=======故事要等我得空时再讲。

作者:Ah Yin Chan 陈建荣

喜欢这篇文章?请略表心意。

 1,174 total views,  1 views today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hopping Ca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