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泽东的第一军团长征路线,我的旅行部分路线

=======//========= 读书年代,戒严令还在执行,马中两国尚未建交,政府与马共的斗争尚未了结;历史课已读到世界近代史了,但有关中国的只允读到孙中山的民主革命成功即停止了。但毛泽东的共产党是通过怎么样的过程拿到统治全中国的权力的呢?蒋介石又是如何在台湾说要反攻大陆的呢?在当时,这段历史可是个谜了! 书是买不到的,怡保安德圣的学校图书馆的藏书很丰富,世界各国的近代史都有,只缺中国。报纸的报导,只限于国际政治或军事演变。但偶尔却会在冷门版位里莫名其妙的写上一两句什么西安事变,或是国共联合抗日的事故。 七十年代中,当时还在彭亨州的我,吉隆坡还是有很多地方吸引着我的,尤其是书展。也即在此时,我买到了在吉隆坡和怡保开过诊所的韩素音英文版自传,然后就一本一本地慢慢收集,阅读。但是其中最关键的两本,Wind In Tower,和The Morning Deluge,还是买不到。我听说新加坡可以买得到,但是我不可能走老远的路只为了买这两本书,以为迟一点可能会更开放一点即可买到了。只是最后还是落空。当时有关中国或中共的的英文书籍限制没华文那么严—也许是为了打击华社的左倾现象吧。最后我还是通过 韩素音的英文版自传,唯一的阅读管道—-我开始慢慢的了解,当时的国民党和中国的社会败坏现象,对比共产党的农民革命号召所产生的吸引力。韩素音的第一任丈夫是国民党的一个军官,后来战死沙场。 到了八十年代了。韩战越战也结束了,更多的书籍解冻了。我在怡保的政府图书馆,阅读到美国历史作家写的长征 (哈里森·索尔兹伯里)。在这个过程中,毛泽东发挥了他的军事天赋,逐步掌握了军权和政权,住进中南海,成了现代版没挂冠的皇帝。共产党打下大陆,国民党逃到台湾。直至今天,两岸还在对峙,南中国海是世界最危险的地方。 到了 此时,我为了要了解中国近代史的个人历史长征也结束了。只是我从没想到,说有一天,我会无意间走过中国共产党第一军团的部分长征路线,和让毛泽东发挥他的战略天赋的几个重要会议地点;其中有湖南的通道。在这里,饿了大半天的我们却找不到餐馆。在长沙我们从湘江岸边,橘子洲头看毛泽东的巨型石雕刻;他在这里写沁园春时(独立寒秋,湘江北去,橘子洲头)还是个满怀壮志的青年。去湖南凤凰的路上我还走过会里,毛泽东在这里也开会,也进一步捉稳军权。可惜的是我只到过贵州的贵阳,没到遵义。组建团队时我怕队友不一定喜欢历史,而遵义只有历史,没风景。但从贵阳到遵义单程须要走四个小时半。 我两次过金沙江,却没到大渡河;下次,假如还有下次,我可能会从四川的成都去大渡河,看安顺场,走泸定桥,红军生死存亡的两个历史关键地点。这些都是当年毛泽东的长征路线。

作者:Ah Yin Chan 陈建荣

喜欢这篇文章?请略表心意。

上海。中国共产党第一届全中会议秘密地点。会议未完即暫停,怕被捉,后转到老远的湖中的一座船上开完。毛泽东在座,邓小平作记录刚好也在场。

 509 total views,  1 views today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购物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