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节过了才讲的父亲故事: 之二

父亲节过了才讲的父亲故事: 之二 ====//===== 少小离家,老大不回。 二十年代末,二十来岁的父亲即从中国广西乡下南来,到了北婆罗洲。父亲不知那是个半奴隶半拐骗的圈套,三年长的一段劳役时间里,连家书都不准寄。于母亲是生死不明的父亲,三年后脱绑了,回到穷乡僻壤的乡下,可敢敢的竟做起豆腐买卖的生意来了 。只是,在一穷二白的乡下做什么生意都难成功的道理,父亲是一年后才明白。 但他明白二十年代末的中国是个什么样的中国:那是个已沦落至半殖民地,民不聊生的中国,尤其是谁也不管的乡下。各省军阀割据,贫穷乡区则土匪横行,吃不饱,无地可种的农民却有上缴不完的税租。沿岸各城市港口都已落入了帝国主义西方烈强的坚船利炮口中。另一方面,共产党激发了农民的愤怒与支持,成功的在中国各地建立了自己的试验田,向左转,以红军打头阵,短短二十八年内(1921-1949)即拿下政权。 只是被生活逼迫的父亲没时间等,也不敢预测,他唯有再次重渡南中国海 ,来到怡保作矿工。一年后身上的农民基因开始发作,催促他与其他的广西老乡一起 离怡保北上玲珑,种烟去。待得父亲到了玲珑脚步安稳后,他即安排“水客” —-当年的难民旅行团领队,带着母亲和三个哥哥,与牛羊猪鸭同坐一船,从梧州到广州,经香港到新加坡,再到玲珑和父亲团聚。整个行程花时一个月。五年后父亲又从霹雳河边的清水港搬家,搬进仕拉巴加新村以逃避马共。再四年后,父亲随着第二波的移民潮,以充满了期待的心情,高高兴兴的 又搬到彭亨州去了。他以为他找到了梦里的桃花源,又可以避马共。 到了彭亨而连突荒郊野岭外的友联港尽头,父亲没找到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的桃花源,却偏偏再遇到了无处不在的马共。才落籍不久,即有八位马共走进了我们的茅草芦,两个在外面把守,三个带点逼迫兼恐吓的语气,要我父亲和哥哥们,坐下来洗耳躬听他们讲述森林里的生活,说是如何的岁月静美,同时却让其他三个同党,把我们厨房里所有的厨具,和柴米油盐酱醋茶, 一件接一件搬走—除了柴。不过,公平一点说,他们临走时是发还了一点钱给母亲的,说的好话是他们是向我们购买,不是抢。两年后我回彭亨,当母亲讲这段故事给我听时,我问的第一句话是,他们发还的钱符合市价吗?因为读书钱是我最大的关注。母亲的反应是:“舌大本了!”。母亲讲的是广西话,意思是亏大本了。 不言而喻,茫茫林海是个什么样的世界,对几十年来都过着开天辟地,筚路蓝缕的生活的我们,这些从劳勿的双溪兰穿过衔接而连突森林的马共,他们的说教是引不起市场反应的。他们来错了地方。与早期的中国共产主义一样,缺少了市场调研,搞错了方向。直至能认清楚谁是白猫,谁是黑猫的伟大领袖掌权带队了,摸着石头过了河,才搞清楚了这问题。 初来贵地即遇贵客,父亲心里是困扰不已的。报警还是不报?后果都极其严重。报警即须准备面对报复。不报,此后马共可能天天都会进我们家。性格恬静的父亲,作为一家之长,每遇事故时都看似处变不惊,外人不知,还以为他天生镇定自若—-他其实是反应慢。五七年还在新村时,有一天傍晚六点多,马共发起第一次围村夜战,一时全村兵荒马乱,个个都惊慌失措。唯有他一人,在村里的公共水井旁若无其事般继续冲凉,之后在满天枪声中慢条斯理走回家。 但 此时此地,他却有两天沉吟不语,吃不下饭;若回去霹雳州则全盘计划都乱套,我们三个在外读书的钱就没着落。不能回,但眼前是个危机,后果难卜。处此困境,最果断的还是母亲。她下决心报警,但同时亦搬家—-只是不搬回霹雳州,而是搬离森林地带,到马路外的甘榜 ,租间茅屋暫住。这决定高明,让我们家安然渡过危机。当时我读四年级,住玲珑广西会馆,两年里父亲的家书都不提此事,只是不准我回彭亨州。 只是此事过后,每遇重大事故,最后拍板定案的权力,即从一家之主的父亲,慢慢地过渡到母亲那里去了。对于这类的权力交替,父亲平常多是淡然 处之,从没表示过要夺回权力,不像现在的政客。但母亲因为不认识字,财务方面的事,她仍然交由父亲处理。 斯文有礼的父亲只读过两年私塾,不但没有其他广西老乡的陋习,年轻时外表看来倒还有点像似个前清秀才,底子扎实,文言文和很多生奥字都难不倒他,他讲标准的容县乡音。出来社会工作后我两度被邀,加入彭亨而连突和江沙广西会馆,还成为总会理事。有一次总会举办欢庆活动,开会讨论时我故意提出一个难题,就是总会主席致开幕词时 要用标准广西话发言。那是因为我知道很多理事,平时以广西土话沟通还算是可以过关,但在正式场所,对着师爷们撰写的稿子,一本正经地用正统乡音背书般念出来,其滔滔声浪,肯定会引起笑话连篇。 在众多理事的笑骂中,他们要我首作示范。对这个挑战,我只轻描淡写,随手拿起身边的会议记录就锵锵发言,给大家上了一堂补习课,不但准确,更还带点音乐韵味。他们口服心服了。 我这两手看家本领,是父亲当年于夜阑人静时,要么手捧外祖父家书沉吟自语,要么轻读他那深奥难懂的中药书,陪伴在侧的我则在一旁静静聆听,一字一音学来的。

作者:Ah Yin Chan 陈建荣

喜欢这篇文章?请略表心意。

 399 total views,  1 views today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hopping Ca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