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最后的身影

希望逝者安息,家属坚强🙏🏻

Bowie Kong的控诉 【文长,请耐心阅读】

原本真的很不想写出来,但是一闭上眼睛,就是爸爸凄惨的死状,我决定揭开爸爸从染疫到死亡的过程,以及医院不负责任的态度!

爸爸在上个星期三(14/7/2021)开始发烧,去看医生,医生也以为他只是普通发热气,只是给他开普通的药就让他回家了。

但是我爸爸他还是不放心,于是在星期四(15/7/2021)去做PCR swap test, 结果是positive, 当天我和妈妈就立刻去做了检验,我妈妈positive, 我是negative.

之后我们就在家隔离,刚开始我爸爸的血氧一切正常,都在95-99之间,但是不停发烧,一直到星期二(20/7/2021),他的血氧一度跌到84,相信爸爸感染的是Delta病毒,感染力非常强,差不多5天就会恶化,加上他还有3高。

我当时赶紧call 999,救护车来了,把爸爸送去Serdang医院。。。我以为爸爸有得救了,谁知道那是噩梦的开始。。

爸爸去到医院后,医生只是简单地给他做了检查,就没有再管他了,氧气筒什么都没有,而是只能坐在轮椅上开始漫长的等待,他拍照给我们看,那边的病患甚至有的不戴口罩,环境非常恶劣。

他说他看到那边有一些刚进来的病患,看起来比他还要精神,可是却能够优先获得床位(某族我就不说了),他一直苦苦哀求医生,医生都不理他。爸爸说那边很冷,他想要求一条被子,但是那边的护士根本不管他,还跟他说被子不够了。

半夜凌晨3点(21/7/2021),爸爸突然间打来,他说他要回家,他不要待在这里,他呼吸困难、又非常冷,我当时打医院电话,哭着请求他们给我爸爸氧气筒,结果他们嘴上答应,实际上什么都没有。期间我有打电话要求他们给我爸爸一条被子,结果也一样被开空头支票。

早上6点半,我立刻搭Grab赶去医院,拿被子给爸爸,当时爸爸还能勉强走出来拿他的东西,我隔着栏杆把东西交给他,我知道这时候的他,完全是靠意志力强撑着过来的,我想带他回家,但是那边的人都说不可以,除非有私人医院收留他,于是我就先回家了。

我打电话问他们,能不能让爸爸转院,我想跟医生谈话,他们却说除非我亲自过去,因为医生很忙,没空听我的电话。爸爸叫我放弃帮他转院,因为他问了医生,医生不让他转院也不让他回家,说进到了这里就休想出去。

下午3点左右,我又去了一趟医院,我只能说当时的场景只有两个字能形容,就是“地狱”。有很多病患只能待在医院外面搭的临时帐篷等,还有很多病患不断被送进来。。所以可想而知,我根本见不到医生。

我还带了血氧仪给爸爸测试,结果他的手冷到血氧仪都很难检测,最后很勉强才检测到,血氧竟然已经跌到了50,心率只有39!我那时看到爸爸的皮肤已经呈紫红色了,说明他已经极度缺氧,但是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的治疗。在这之前,爸爸照了X-Ray, 但是结果如何医生也没有让他知道。

到了晚上8点左右,爸爸又打过来说他很辛苦,呼吸困难,他一直求不到氧气筒,他请求医护人员给他氧气筒,结果得到的回答是冷漠的一句“每个人都很辛苦啊,又不是只有你一个辛苦。”

但是我一直叫他不要放弃,叫医护人员给他氧气筒,终于他在9点左右,被安装上了氧气筒,暂时度过了一个晚上。

但是光有氧气筒还是不行的,新冠肺炎的病患此时肺部已经发炎并充满积液,必须要立刻施打类固醇药来帮助消炎,但是医生依然没有给我爸爸任何药物。

星期四(22/7/2021),爸爸早上打过来,他说他睡着了,错过了医院派食物的时间,我说我Grab给他,让他自己出来拿,但此时的他,已经没有力气走路出来了。

到了晚上10点左右,爸爸又打过来了,他说他快要不行了,我们也已经有了心里准备,把最后要对他说的话通通都对他说,我最后连他说什么都已经听不清楚了。

星期五(23/7/2021),我早上打电话给他,却一直打不通,我打给医院紧急柜台也无人接听,于是拜托我朋友去医院查看爸爸的情况。

结果去查看才得知,爸爸在23号凌晨1点已经去世了,但是直到下午1点,医院都没有给任何通知! 如果不是我朋友帮忙问的话,可能我们到晚上都不知道爸爸的死讯!

.

我要控诉这间Serdang医院冷漠无情!我爸爸根本就是因为没有及时获得治疗而死的,进医院3天,医护人员对我爸爸的求助视而不见,我爸爸就算是死连一张床都分不到! 而且也没有及时通知家属死讯!紧急柜台一直打不通!医护人员态度恶劣!我爸爸在上救护车前,救护员也没有给他氧气筒或做任何检查!

.

之后才从我的救护员朋友口中才得知,原来这间医院以前的风评就很差,我爸爸算是倒了霉才会进这间医院!我有生之年都不会进这间医院!我无法想象爸爸当时究竟有多么绝望😭

.

现在政府已经放弃人民了,所以奉劝大家千万不要染上Covid, 如果不幸染上了,有能力的话最好去私人医院,政府医院已经爆满了,去到很可能只是在等死。

.

最后要感谢沙登议员刘有福先生,他一直都有帮忙打电话给医生,留意我爸爸的情况,虽然还是回天乏术,但还是谢谢你🙏

※爸爸今年才56岁,已经打了第一剂疫苗,相信是在工作的Pasar感染的

 732 total views,  1 views today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hopping Cart